荀时

不可结缘。

堆放一些原创和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同人请走子博w
禁止转载。

【维勇】卡农的缠绵(三)

*bug注意。如有疏漏请指出。非常感谢。
*平行世界设定。
*勇利是钢琴家,维克多是世界著名小提琴家。披集是舞蹈演员。尤里暂定为维克多的学生。
*原创角色有,仅仅为了推动剧情。
*bgm推荐yuri on ice。
*前章请点开主页阅读。
*感谢食用。

第三章

       悠闲安定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。二月转眼间过去了大半,勇利来到伊尔库茨克也快一个月了。
       叶菲姆大叔的女儿——加丽娜,因为中国人庆祝他们的新年而获得了宝贵的假期。有了她的帮助,叶菲姆的工作显然轻松了很多。
       加丽娜在听过勇利的演奏后,眼睛亮的惊人。她甚至想要拜托勇利在酒吧开一场演奏会。万幸的是,伊万和叶菲姆同时阻止了她疯狂的念头。为此,加丽娜好几天都无精打采的,并不理会伊万的邀约以示报复。
       每天的日子都是规律的重复。上午醒来后,看看ins上朋友们的动态,然后去琴房练琴。下午写些曲子,或者听听歌。晚上去酒吧工作。一天几乎醒着的时间都与音乐有关,而且无关乎名誉,只是因为热爱而演奏。这让勇利觉得轻松且愉快。最初说要来散心,其实更多的还是偏向于逃避。然而现实总是和预计的有所偏差,现在的勇利非常庆幸自己做出的决定。这次的旅行让他重新找到当年对音乐的热爱,重新拾起当初的澎湃之心。
       勇利几乎快忘记那个名为V.N.的神秘银发男子,忘记那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写下的邀请——一起去旅行。

       “说到旅游啊……勇利,你到底是为什么来伊尔库茨克啊?”加丽娜的思维总是跳跃不定,没有人知道她说的「说道」「所以说」等词汇究竟是接在哪一句话之后的。
       然而,这并不妨碍我们理解她的意思。这句话是伊万对于勇利曾有的疑问所做出的解释,这真是充满了溺爱的回答啊。感叹归感叹,勇利也已经习惯了她这种出其不意的开场白。
       “旅行?就是为了散散心啊。”勇利迷惑的回答,想不通她询问的理由。“不……我的意思是。”加丽娜有些着急的扶住额头,斟酌着用词。“你来到我们这里也快一个月了吧,从来都没有出门逛逛不是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啊。”勇利像是有些惊讶,揉了揉自己的刘海,“似乎是这样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这可不行啊。”叶菲姆一边打扫一边说道:“我们这里有趣的地方可多了,不玩玩怎么行。看时间也差不多了,贝加尔湖的冰应该也已经冻结起来了。”
       伊万擦试着玻璃杯,也加入了话题。“明天出门逛逛吧,至少要准备双登山靴和冰爪。蓝冰是上帝的赏赐,那真是太美了。”加丽娜也笑了起来,眼睛里闪闪发亮,像是陷入了回忆的宝箱。“走在冰面上的时候,天空也在脚下,好像走在宇宙中一样。总之,你去玩吧!准你休假了!”她突然一拍桌子,语气里不带半点商量的余地,勇利无奈笑了起来,接受了他们的好意。

       巴士摇摇晃晃的驶向利斯特维扬卡,这里是距离伊尔库茨克最近的,能接触到美丽蓝冰的地方。大约一个半小时后,巴士抵达了小镇。车上还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,他们大多结伴而行,像勇利这样独自一人出行的倒有些少见。不过勇利本来就不是特别热闹的性格,难得的安静对他来说反而更加令人放松。
       远离游人,勇利沿着湖岸走去。冰层已经冻的很厚,即使在冰面上开车也完全没有危险。然而,这极厚的冰层却依旧保持了清澈明朗。深处的裂缝参差交错,白色的缝隙贯穿整片湖面,让人不自觉的惊叹起自然的绝妙。勇利绑好冰爪,走向湖面。
       天空蓝的醉人,脚下的冰面倒映着天空,但这蓝色要更加深邃。偶尔能听见冰层碎裂的声音,但勇利知道自己很安全。那是深处的冰层在移动时挤压碰撞发出的声响,正是这样才创造了这片美丽的蓝冰。
       勇利蹲下身子,从包里取出相机。正准备拍照,却突然听见有人念出了他的名字。他下意识的回头望去,远处一个身形纤长优雅的男性似乎正对着手机说着什么。语气似乎有些不善,但没有大喊大叫。勇利能听见他的声音,却听不清他说的内容。
       大概是同名的人吧,勇利想。刚准备回过头来继续拍照,那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他,向他这里望去。那一瞬间,勇利突然想起了一个人。
      「V.N.」
       绝对是他。勇利从来没有这么信任过自己的第六感。慌乱袭来,他想起那杯AROUND THE WORLD 浅绿的颜色,卡片上「一起去旅行」的文字。还有,V.N.究竟藏着怎样的名字。勇利下意识的远离,在那人接近之前逃离了那里。
       如果写那张卡片的人不是维克托的话,该有多难过。
       勇利害怕得知真相,所以他远远的躲开了。他没有看到,放下电话的青年人注视着他远去的背影,眼神里藏着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 几乎是逃回了伊尔库茨克的勇利,在伊尔库茨克海岸慢吞吞地走着。海鸥的叫声让他想起长谷津的海,还有第一次到达这个城市时,拎着箱子漫无目的行走的事情。已经是午餐的时间,勇利不想回到租的房子,又有些饿了。于是随便推开一家店,准备吃些东西。
       大约也是因为这里的人们生活节奏总是慢悠悠的,所以叶菲姆大叔那样有些不伦不类的酒吧才能生存下去吧。勇利等待上菜的途中,托着腮,随意地想东想西。  
       他挺喜欢缘酒吧的,虽然是一间很不像酒吧的店面,但是那种氛围让人觉得舒适。不论是和叶菲姆大叔交谈,还是同伊万,甚至是加丽娜,都有一种与家人交流的温暖亲切感。这使得这个异乡人的心安定了许多。
       在伊尔库茨克,吃饭是得安排上时间表的一项重大事情,有时一顿饭甚至可能需要花费两小时以上的时间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人们重视生活,将进食视为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为了摄入能量维持生命。勇利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慢节奏,在吃饭时,安安静静的想些事情,或者什么也不想,任凭大脑放空。这对于他来说都是很新鲜的体验,吃饭似乎也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炸猪排盖饭。勇利的大脑里突然蹦出来这个食物,与此同时,那份香味似乎也从记忆中飘摇而出。他想起出门前最后的那顿炸猪排盖饭,不由得有些惋惜。因为饥饿慌慌张张的吃下,所以连味道都没有好好品尝,真是太可惜了。
       吃过饭,已经将近下午两点了,勇利想了想,还是决定回去。
       回到住处,发现门是锁的,伊万似乎不在家。玄关处贴了张纸条,勇利读了读,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微笑。
       「我和加丽娜出门逛逛,晚上不用等我一起去缘。」
       勇利脱鞋进屋,还在想为什么伊万不给自己发短信,差点撞上楼梯旁的墙。“啊,是担心我知道以后要惦记着回酒吧不能安心去玩吗?”勇利喃喃自语。
       他们约定好,勇利出去旅行的日子里,可以随自己的心情去上班或者不去。这张便条大概也就是他们温柔的体现了吧。
       推开琴房的门,勇利坐在钢琴前。琴上散落着几张手写的乐谱,那是勇利新写的曲子。勇利本想用这首曲子记录他在俄罗斯的生活,然而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不论怎么谱曲,弹出来总觉得孤单的紧。他在纸上又添了几个音符,但仍是没有变化。他叹了口气,放下了笔。纸上的音符多少都有修改的痕迹,只一个标题,写的格外确定。
       《Yuri On Ice》

        天色渐暗,勇利揉了揉酸涩的眼睛,起身。曲子还是毫无进展,他后来做了些基础练习。
        差不多是去店里的时间了,勇利将乱七八糟的谱子收拾好,然后转身离开。到达店的时候,还只有叶菲姆一个人在做基础的清洁。
        “哟,小勇利回来啦。玩的开心吗?”叶菲姆同他打招呼,手上的拖把却也没停。“恩,蓝冰很漂亮。”勇利含糊的应付道,不知如何解释自己慌乱的心情。
       很快,伊万和加丽娜也回到了店内,一切又回归了往日的平静。只是勇利的心里还乱糟糟的,从AROUND THE WORLD 想到旅行,再想到那个银发的男人,想到自己未完成的歌。
       卡农的音符在手下流淌而出,却不似往日的生动缠绵。突然,有人从勇利背后的方向走上了舞台。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“再来一次吧,《卡农》。”勇利一惊,偏头看去,只瞥到一张模糊的侧脸。话筒前背对着站立的男人,不是那个V.N.又能是谁呢?男人优雅的架着小提琴,摆出了演奏的姿态。
       勇利以一组音阶过度,又重新弹奏起《卡农》。
       准确来说,卡农并非曲名,而是一种曲式,字面上意思是「轮唱」,原意为“规律”。指的是复调音乐的一种写作技法。一个声部的曲调自始至终追随着另一声部,数个声部的相同旋律依次出现,交叉进行,互相模仿,互相追逐和缠绕,而声部几乎是单调意义上的重复。直到曲子最后的一个小结,最后的一个和弦,它们会融合在一起,永不分离。是缠绵至极的音乐,就像两个人生死追随。*[注1]
       钢琴的乐音刚起,小提琴就紧跟而上。它们追逐,缠绕,似歌,似泣。像恋人的眷恋,像爱人的拥吻,缠绵悱恻。尾音,钢琴的音色与小提琴完美的融合,没有人能想象他们两人这是第一次合作演奏。人们惊喜的给予掌声,勇利抬起头来,注视着男人的背影。
       他如同勇利所期望的那样转过身来,微笑着对他说道:“我亲爱的钢琴家,能否与我一同旅行?就如同我之前邀请你的那样。”
       那张曾经占据勇利整个琴房,整个童年,整颗心的面容,就这样清楚的出现在面前。
       V.N.
       维克托·尼基福罗夫。
       真的是他。

[注1]:此自然段引自百度百科卡农词条。稍有改动。

评论(2)
热度(52)
  1. 荀时荀时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ALamp

© 荀时 | Powered by LOFTER